微信小说

字:
关灯 护眼
微信小说 > 好好处理 > 第139章:胡言乱语

第139章:胡言乱语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
      出了电梯,袁鹿接起电话,电话那头很嘈杂,七嘴八舌说话的人很多,打电话的这位大概还不知道电话接通了,并没有第一时间说话。
  
      袁鹿喂了好几声,她都怀疑这手机是不是被人偷了,还是怎么。
  
      正要挂掉重新打的的时候,那边传来女人的声音,“喂,是程江笠的家人么?”
  
      袁鹿心里一紧,“我是他朋友,他怎么了?”
  
      “他被人打了,伤得挺严重,送到医院,你是否方便过来一趟?”
  
      袁鹿想了一下,看了看盛骁,“我可能没空,你给他妈妈打个电话吧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刚才打了,没打通。你是否有其他联系方式,我这边很忙,要不你帮忙联系一下?”
  
      “那我过来一趟吧。”
  
      对方说了医院地址就挂了电话,看样子那边是挺忙的。
  
      袁鹿:“程江笠被人打了,我过去看一下,很快就回来。”
  
      盛骁睨了她一眼,“我叫人去处理。不过你要是担心的话,我跟你一块走一趟,看看情况。”
  
      袁鹿有些犹豫,程江笠无端端被打,这很奇怪,她听到的时候,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江韧,毕竟今天在商城内也看到了人,虽然他看到她什么都没做,但不代表他不会在背后做事儿。
  
      还有就是,他之前就一直提醒她让她离他远点,明显两个人好像是有过节,并不单单只是因为程江笠对她有其他心思。
  
      “你明天几点的飞机?”
  
      “九点。”
  
      袁鹿抬手看了看时间,“我想去看一下。”
  
      “好。”盛骁进屋换了身衣服,就陪她一块去了医院。
  
      到的时候,程江笠被拉去照CT,这会昏迷,不知道脑内什么情况。
  
      医院还是没联系到他家人,救助他的路人在这边守着,袁鹿找到人,问了一下情况。
  
      “我发现他的时候,已经躺在地上了,没看到什么人。吓死我了。”
  
      袁鹿表示了感谢,对方就走了,袁鹿让他留下了联系方式,怕之后会有什么需要他帮忙,他也给留了。
  
      随后,程江笠被推回急救室,CT结果还好,颅内没有什么大问题。
  
      半小时后,田依娴戴着口罩匆匆而来,盛骁先看到的人,招呼了她过来。
  
      田依娴很客气,“盛总你好,我儿子现在怎么样了?”
  
      她拉下口罩,面容有几分憔悴,脸上的妆像是刚卸下来,没有完全卸干净,出来的比较匆忙。
  
      盛骁说:“刚照过CT,说是颅内没有大问题,应该没什么大碍,具体您可以询问医生。”
  
      她似乎有些心不在焉,没有过多的追问,“麻烦你们了,谢谢你们。”
  
      说完,她就走到急症室门口,找了个护士来问。
  
      袁鹿:“我们回去吧。”
  
      程江笠的母亲过来了,他们也就没必要留在这里。
  
      回去的路上,袁鹿想了蛮多,她知道程江笠停车的位置,那个地方有人经过比较难,而且她刚才问了那个路人否是开车,对方摇头说没有。这就奇怪了,不开车跑那边去做什么。
  
      显然是打人的人,只是打人,并不想闹出人命。
  
      袁鹿越发的怀疑这人是江韧,除了江韧之外,她想不到别人。
  
      车子遇到红灯停下,袁鹿想事情想的出神,盛骁在她脸颊上捏了一下,拉回了她的心神。
  
      “想什么想的那么出神,担心?”
  
      “不是,我是在想,是谁要打他。”
  
      “想出来了?”
  
      袁鹿犹豫了一下,说:“我今天见过江韧。”
  
      她侧过身,面朝着盛骁,“在商城里跟着我进了卫生间,不过他没有现身,是不小心撞见的。我们没有说话,一句都没有,他见到我就走了。他之前让我跟程江笠远点,我怀疑可能是他找人打的。”
  
      “那是他们的事儿,你别参与进去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知道。只不过程江笠算是合伙人之一,有些事儿我觉得我应该要知道,这样才能更好的处理,做决定。我是不想跟江韧扯上关系。”
  
      她皱了皱眉,摆手说:“不说了。”
  
      盛骁抓住她的手,“到现在你提到他还有反应啊?我以为你已经能彻底把这人抛在脑后,就算他到你跟前晃悠,你也能应对自如。你现在的身份跟以往不同,我盛骁的女朋友还是有些特别的,不是谁都能惹。”
  
      “要动你,也得先看看你身后的男人。”
  
      袁鹿抿唇浅笑,回握住他的手,说:“知道了,不要提他了,扫兴。”
  
      回到家,袁鹿去洗澡,姨妈来的第一天量会比较多,洗完以后,打算去弄个红糖水喝喝,谁知道出来,盛骁就已经给她弄好了。
  
      袁鹿玩笑道:“你是谈了多少恋爱才训练出来的?”
  
      她坐在梳妆镜前,双手捧着杯子,这会身上暖暖的,很舒服。
  
      椅子挺长,坐下两个人绰绰有余,盛骁面对着她坐下来,靠在梳妆台上,看着她,说:“不高兴了?”
  
      “那倒没有,就一点点不高兴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是问了梁朝生他老婆的。否则,我也只能给你倒一杯热水。”
  
      袁鹿靠过去,在他唇上亲了亲,“谢谢拉。”
  
      她放下杯子,打算先把头发吹干,盛骁瞧了一眼,眯着眼看了一会后,起身,拿过她手里的梳子,“我来吹吧,你先把红糖水喝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好啊。”她依着,重新拿起杯子,用双手捧着,抬眼看着镜子里的人,双眼弯弯,含着笑。
  
      吹完头发,两人便上床睡觉,袁鹿侧身睡着,盛骁关了灯,手臂借她枕着,把人捞到怀里。
  
      袁鹿累了一天,可想着盛骁如此飞过来看她,又不想那么快就睡了,毕竟一睁眼,他又要走了。
  
      这样想着,她便强撑着眼皮,不想睡觉。她抱住他,整个人靠得更近。
  
      盛骁捏了捏她的腰,“不要挑战我的定力。”
  
      她无声的扬了扬唇,房内很暗,看不到彼此的脸,只能听到声音。她抬起头,精准无误的亲了亲他的喉结。
  
      盛骁气息一紧,“别闹。”
  
      袁鹿:“我不想睡觉。好浪费时间,眼睛一闭一睁就第二天了。”
  
      他真是又气又笑,在她某个垫的厚实的位置拍了一下,说:“我瞧着你是想折磨我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