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信小说

字:
关灯 护眼
微信小说 > 逢场作戏 > 第九十五章:套路与反套路.

第九十五章:套路与反套路.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<!--go-->    顾夜恒在三十三楼郁闷了一上午,简碌如坐针毡了一上午。
  
      中午在食堂吃饭的时候,简碌特意坐到季溪旁边,劝她跟顾夜恒道个歉。
  
      “这只是一个误会,你跟顾总说明一下,圣诞节的那天再送他一份礼物。”
  
      季溪万分不解,“是他主动要礼物,又不是我主动给的,就算里面的东西有碍观瞻,他可以扔掉,为什么要生气?”
  
      “因为顾总是个男人。”
  
      “男人就可以生气,就要我这个并没什么错的小助理上去跟他道歉?”
  
      “你就当人缘投资,顾总必定是顾总。”
  
      “对他确实是顾总,明明跟他说了我晚上有约,还非要我跟他一起出席什么酒会,真是的。”季溪生气地鼓起了嘴,但不忘往嘴里塞了一口饭。
  
      虽然最后她以请假摆脱了晚上的应酬,但她心里也很清楚,顾夜恒最后那句行说的几乎是咬牙切齿。
  
      所以他确实是生气了。
  
      她也不想惹他生气的,这世上谁会那么傻惹自己的金主生气?
  
      可是每次跟顾夜恒说话,说着说着不是她被顾夜恒气死,就是顾夜恒无缘无故地被气死,这种状态怎么合作?
  
      徐子微没有气到,她跟顾夜恒两个人却两败俱伤了。
  
      季溪也知道自己性子有些倔,以前在顾夜恒面前什么都不敢说什么都不敢做,一方面是她对顾夜恒心存感激,另外一方面是她仰慕他。
  
      不管他说什么做什么,她都会默默承受,不会违背他的意思。
  
      现在也不知道是不是摸到了他的脾气,还是认为顾夜恒想利用她不敢对她怎么样,她胆子确实是越来越大,跟他正面交锋的时候一点都不带怂的。
  
      看来经历了这么多事,她也变了。
  
      但人总要认清事实,不能老由着性子来。
  
      顾夜恒不是叶枫,不会什么事都会宠着她。
  
      “顾总真的生气了?”季溪问简碌,“他会不会开除我?”
  
      简碌很认真地点了点头,“是很生气,你要是总这样说不准。”
  
      季溪沉默了。
  
      最后她决定上去跟顾夜恒道歉,“我是为了工作才跟他道歉的,并不是因为我真的错的。”她跟简碌强调。
  
      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,以前她也仰仗着顾夜恒跟她合作呢。
  
      季溪站起身。
  
      简碌却把她又拉着坐了下来,“你等一下。”
  
      说着,他起身去了窗口,不一会儿他拿过打包好的餐盒。
  
      “顾总还在办公室,你把他的午餐拿上去,然后好好解释,把自己说的可怜一点,不能陪他去应酬的事情要重点解释。”
  
      “重点解释,那不是要把前因后果全都告诉他?”
  
      “这是诚意。”
  
      季溪没有接简碌手上的餐盒,而是咬着筷子认真思考简碌的建议。
  
      前因后果全都告诉顾夜恒,可这是章慧玲的私事,怎么告诉他。
  
      “季溪?”
  
      “好吧,我听你的。”不过上去后还是先看顾夜恒的情况,万一他自我消化能力强,不生气了呢。
  
      季溪拧着顾夜恒的午饭上了三十三楼,中间简秘书还给她发了一条信息,让她温柔一点。
  
      “轻声细语有利于沟通。”
  
      这简秘书还真是为了她操碎了心。
  
      季溪给他发了一个认真听话的表情,收好手机迈步出了电梯。
  
      顾夜恒办公室的门是关着的,里面没有任何动静,季溪站在门口先清了清嗓子正准备敲门时,门从里面打开了。
  
      顾夜恒西装革履地站在门口。
  
      这人怎么知道外面有人?还有,他走路怎么没声音?
  
      “顾总,您的午饭。”季溪把饭盒托在手上恭敬地递给顾夜恒,还露出一个甜美可人的微笑。
  
      常言道,出手不打笑脸人,顾夜恒看她态度这么好应该不会当着她的脸把办公室的门摔上吧。
  
      顾夜恒没有摔门,只是很冷漠地瞅了她一眼,然后让开了一条道。
  
      季溪连忙走进去,把饭盒搁到茶几上,然后双手把一次性筷子递给走过来的顾夜恒。
  
      态度满分,仪态也满分。
  
      顾夜恒拿过筷子坐到沙发上,打开餐盒,他做这些时眼睛一直盯着季溪。
  
      季溪被他盯的心里有些发毛。
  
      “顾总,您看菜够不够,不够的话我可以再到食堂帮您打一份。”
  
      “你上来就是为了给我送午餐?”
  
      “不是,还有其它事。”
  
      “什么事?”顾夜恒放下筷子,翘起二郎腿,歪着身子看向季溪。
  
      季溪捋了捋耳前的头发,微笑着说道,“我是来给顾总道歉的。”
  
      “道歉?”顾夜恒冷哼一声,“为什么事道歉?”
  
      “当然是晚上不能陪顾总您参加酒会的事情。”季溪转动了一下大眼珠,“晚上我是真的跟人有约,但不是私事是公事。”
  
      顾夜恒的脸色缓和了一下,“什么公事需要你一个助理出面?”
  
      “这个我不方便透露。”
  
      顾夜恒的眉头又挑了起来。
  
      “顾总,您别为难我。”
  
      季溪开始装可怜,她希望简秘书的这一招能有效,她低着头垂下眼帘轻咬着嘴唇,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,仿佛下一秒她的眼泪就会掉下来。
  
      “你跟我说实话,我就不为难你。”顾夜恒的口气还真的软了一些,他站起来走到她身边继续说道,“我只想知道真相。”
  
      “就是有个人吧他想追求章副总,章副总不愿意跟他交往,想让我去打发他。”
  
      “她自己为什么不去?”
  
      “顾总您这话问的,您之前不也让简秘书帮您打发那些往您身上凑的女人吗,所以……”所以最好不要问章副总为什么不自己去,得先问问你自己为什么不亲自处理。
  
      道理一个样,希望他能懂。
  
      顾夜恒坐回到沙发上,看来是被季溪的这席话给怼回来了。
  
      不过他不想就这么算了,他又问季溪,“你跟章副总的这个追求者约在什么地方见面?”
  
      “一个酒吧。”
  
      “酒吧,这么吵的地方能谈事吗?”
  
      “对方定的地点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让简碌陪你去。”
  
      啊?
  
      “简秘书不是要陪顾总您出席酒会吗?”
  
      “我可以让章副总陪我出席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……不愿意。”季溪委屈地表达了自己的观点,眼圈一红似乎又要哭。
  
      顾夜恒看着她,似有疑惑,“你为什么不愿意?”
  
      “因为顾总您这样安排没有问过我的意愿,我帮章副总处理私事是我的工作职责,本来跟顾总您是没有关系,您这样安排我都不知道是不是我的能力不行。”
  
      “所以你希望我怎么做?”
  
      “我希望顾总您听到我的解释后说一句原来是这样,那你就去吧。”
  
      “那你就去吧。”
  
      呃?
  
      顾夜恒开始吃饭。
  
      季溪站在一边有些手足无措,顾夜恒刚才是说让她去吗?
  
      他答应了?
  
      这么简单?
  
      顾夜恒见季溪呆呆地站在原地,再次不解地问,“怎么,还有其它的歉要跟我道?”
  
      季溪想了想,决定缓和一下两个人之间的关系。
  
      “我想问顾总喜欢什么样的礼物,我圣诞节给您买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喜欢你,你会把自己打包送给我吗?”
  
      季溪,“……”这人,真是三句不离流氓本色。
  
      季溪耐着性子说道,“我现在可是听从顾总的话走矜持人设,所以是不会轻易让那个男人得手的,顾总您也不例外。”
  
      “可我们之间是有协议的,虽不是白纸黑字但季助理说成年人会对自己说过的话负责,我还等着季助理兑现。”
  
      “兑现是有条件的,第一顾总还要跟徐子微订婚,第二顾总要追求我。”
  
      “这么说我就算跟徐子微订了婚,答不答应做我的情人还得季助理说了算?”顾夜恒放下筷子十分郑重地说道,“那我怎么知道季助理是不是在玩我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怎么可能玩顾总您,我那有这种本事。”
  
      “你现在不就是在玩我吗?”顾夜恒沉下了脸,“主动给我发信息说要借我的休息室暂住,现在又在这里跟我讲这些,不是玩我是什么?”
  
      好吧,是在玩你,但是我不会承认。
  
      “真没有!”季溪再次装可怜,“我说的这些都是按照顾总的意思设计的,您看您说想要徐子微主动退出,所以我才建议您追求我,如果我追求您,不出一天时间整个帝都城都会知道我这个自不量力的女人又回来了,到时候顾老爷子出面我可能工作也保不住了,我保不住工作又怎么跟您完成交易?”
  
      “说的挺有道理,那我问你,你觉得传宗接代跟门当户对那一个更重要?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